会员登录 密 码
width="200"
/DIV>
菜谱推荐:
当前位置:菜谱大全、美食制作指南、美食视频、美食博客、特色小吃、生活百科信息服务 > 幼儿菜谱 > 阅读正文

知风:校车问题其实不仅仅是“校车问题”

发布时间:01-02 美编组:admin 来源:互联网

  内容梗概:谈及近期广受关注的校车安全问题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表示,校车问题是关系民生的大事,解决这一问题既不能靠政府“包办”,也不能脱离国情照搬别国做法,而...以下为正文 >>

谈及近期广受关注的校车安全问题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表示,校车问题是关系民生的大事,解决这一问题既不能靠政府“包办”,也不能脱离国情照搬别国做法,而应以政府主导,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校车制度。(12月31日《京华时报》)

27日,工信部发布公告,公开征求《校车安全技术条件》、《校车座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》、《幼儿校车安全技术条件》、《幼儿校车座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》四项国家标准的意见。此次征求意见和建议的截止日期为2012年1月8日。对此,笔者写了评论《工信部的校车新国标只是一份“菜谱”》,当时做了一个比喻“工信部的校车新国标,就很像一份还没有落实由谁买单的‘菜谱’。公开征求校车四项国家标准的意见,如同让一群饥肠辘辘的食客,面对一份还不知道由谁买单的菜谱。”时隔四天,不幸言中。工信部兴致勃勃地推出校车新国标,发改委认为解决这一问题不能靠政府“包办”,那么,校车至少还是一张还不知道谁买单的菜谱。

容笔者直言,政府在对待校车的问题上,始终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。校车问题其实不仅是“校车问题”,而是校车事故引发的民众对社会资源分配不公,地方政府热衷追求GDP政绩,对教育热情不高的不满。如果意识到校车问题中隐含的社会情绪,就应该认识到解决校车问题是政府扭转和安抚民情的一个契机。由鉴于此,发改委副主任“解决这一问题既不能靠政府‘包办’,也不能脱离国情照搬别国做法”的观点,尽管存在现实的苦衷,但这对校车引起的社会诉求似乎是冷漠的拒绝,这可能会给《校车安全条例(草案)》设置的为期3年的过渡期,蒙上消极的色彩。

在校车问题引起的社会情绪上,政府应当看到民众对解决校车问题的诉求和期待里,包含着对社会公平的追求。当权力主宰了资源分配,社会分配现状呈现出极大的不公平时,民众必然会把社会的需求和政府责任画上简单的等号。如果说解决校车问题不能靠政府“包办”,那么,人们有理由质疑,一个连卖土地、拆民宅都能“包办”的政府,怎么就不能包办涉及到国家未来的校车?人们当然也无法理解有钱购买高档公务车的政府,怎么就买不起供祖国下一代乘坐的校车?这种质疑很大程度上是情绪的使然,事实并非如此简单。但这种简单的思维逻辑,恰恰是从权力的无所不能中推导出来的。解决校车问题存在的困难也许是客观事实,但民众为何少有体谅而过多的是责备?就像舆论质疑“800亿公车费能买多少校车”一样。客观地说,800亿公车费和4500亿校车是不能相提并论的,但前者彰显的特权优势和后者凸显的民生短板,就不能不说是现行体制下的制度缺陷。如此,围绕解决校车问题的话题,实则已经超出了校车本身,是社会对权力自肥、民生不堪的不满。

实际上,解决校车问题一开始就背离了“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校车制度”的原则,采取了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“一刀切”。所谓的“校车特权”,“新标准参照美国校车标准”,其实都是在把一种勉为其难推向难上加难。于是便有了4500亿的校车“预算”,终于让政府望而生畏。

现实的情况是,当前围绕解决校车问题的讨论,本身就走上了如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所否定的靠政府“包办”,脱离国情照搬别国做法的岔道,而以政府主导,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校车制度,还需要颁布“校车特权”和4500亿的资金投入么?校车问题不过是在一系列社会问题中显得相对突出的个例,如果把解决校车问题只当做一项教育设施的硬件投入,就很难想像在诸多社会不公问题尚未得到解决的现实下,能够让校车拥有真正的“特权”,并能驶入公正、平等的安全轨道。

(责任编辑:霍玉倩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本程序由华北互联制作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站提供菜谱大全、美食制作指南、美食视频、美食博客、特色小吃、生活百科信息服务,别忘了告诉您的朋友哟 ^_^

冀ICP备07002026